真王游戏

神一样的存在~“兵神”韩信(四)

10、势以三分

又一个与陈馀一样装的人,龙且也为自己的装付出了生命代价,当然了,纵观历史,后继者无数!

此时韩信战功赫赫!出于实际情况需要还是觉得功当如此,韩信使人向汉王表功请赏了,不过自古这也是忌讳第一。书至汉王:“齐伪诈多变,反复之国啊,南又与楚边界,不为假王以镇之,其势不定。愿为假王便。”

此时汉王被项王困于荥阳,发韩信书,大怒:“吾困于此,旦暮盼望来辅佐我,这要自立为王了!”视张良、陈平弄眼摄足,汉王醒悟,继续骂道:“大丈夫定诸侯,即为真王,何以假为!”使张良即行,于韩信军中立韩信为齐王,征调其兵攻楚。

龙且被杀,二十万楚军败,项羽方恐惧,使武涉往游说韩信道:“天下苦秦久,大家齐心协力灭秦,根据功劳分土王之,大家休养生息好好过日子。如今汉王却兴兵向东,侵人之分,夺人之地,破三秦,出函谷关,收诸侯兵攻击楚国,非要尽吞天下不可,其不知餍足如此之甚。况且汉王不可能成功,身被项王掌握中数次,项王怜而活之,然得脱,则背约,再击项王,其不可信如此。今足下虽与汉王厚交,为之尽力用兵,最终却要为其所制啊。足下所以尚还风光,是因为项王尚存。今项、汉二王之事,权在足下。足下右投则汉王胜,左投则项王胜。项王今日亡,则次第取足下。足下与项王有旧,何不反汉与楚联合,三分天下而王?今释此时,而自必为汉击楚,且是智慧的人就要如此!”

韩信谢道:“臣事项王,官不过郎中,位不过执戟,言不听,计不从,所以才背楚归汉。汉王授我上将军,予我数万之众,解衣与我穿,推食与我食,言听计从,所以我才有今天。再说人深信我,我背叛之不详,虽死不变。幸为信谢项王!”

汉王若亲耳听韩信此言,岂会心忌韩信。韩信书邀功以王,再历忠心以报,又何能为!

武涉已去,蒯通知天下权在韩信,其实汉王立之以齐王之时,陈平、张良及汉王自己何尝不知,韩信何尝不自知?

蒯通欲以奇策感动之,以相者之说说韩信:“相君之面,不过封侯,又危而不安。相君之背,贵不可言!”韩信求解,蒯通纵论分析,劝以背汉自立,与楚汉三分天下。并告诫韩信:

“盖闻天予弗取,反受其咎;时至不行,反受其戮。愿足下熟虑之!”

韩信道:“汉王遇我甚厚,载我以其车,衣我以其衣,食我以其食。我闻之,乘人之车者载人之患,衣人之衣者怀人之忧,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,我岂可以向利背义乎!”

汉王若亲闻此言,何思?

韩信,被道义坑死的孩子!

蒯通说:“足下自以为善汉王,欲建万事之功,我窃以为错了。始张耳、陈馀为布衣时,为刎颈之交,后争张魇、陈泽之事,二人相怨。张耳背楚归汉,借兵杀陈馀坻水之滨,身首异处,卒为天下笑。此二人相交,天下至欢呢。然卒相攻杀,何也?

患生于多欲而人心难测也。

今足下欲行忠信于汉王,必不能固于二君相交,而事却大于张?、陈泽,所以我觉得足下认为汉王必不能危害自己,这是大错特错啊。大夫文种、范蠡之于勾践,足以观之。愿足下深虑之。

且闻勇略震主者身危,功盖天下者不赏。

我请言大王之功略:涉西河,掳魏王,擒夏说,下井陉,诛陈馀,徇赵协燕定齐,南摧楚兵二十万,杀龙且,西向报,此所谓天下之功无二,而略不出世也。今足下戴震主之威,挟不赏之功,归楚,楚人不信,归汉,汉人震恐。足下安归?势在人臣之位而有震主之威,名高天下,窃为足下危之。”

分析论述,字字如刀。

韩信道:“先生且休矣,吾将念之。”

过了数日,蒯通再劝韩信:“……

贵在能行之。夫功者难成易败,时者难得易失。时乎时,不再来。

愿足下祥察之。”

韩信依然犹豫不忍背叛汉王,又自以为功多,汉王终不会夺其齐,遂谢蒯通。

蒯通见无法说服,逃走佯为疯子了。

11、会兵垓下

汉王会兵韩信、彭越而不至,用张良计封地于韩信、彭越,召二人,聚兵于垓下与项王决胜。

项王可战之兵十万。汉兵可战之众近七十万。

汉王以韩信为帅,众军皆以其为调度,自领中军。韩信将兵三十万亲自首当项王,以孔将军居左,费将军居右,为两翼。汉王在已后,周勃、柴将军在汉王后。韩信率兵先战,不利。孔、费二将军纵兵继之,楚兵不利,韩信复纵兵乘之,楚军大败。韩信令众军十围,击之而阙一,围之而蚕食,不断消灭楚军。夜,韩信重围楚军,令汉军楚歌,项王及楚军闻之,以为汉尽得楚地,斗志尽失。项王别姬,诸将为之泣下,率八百骑突围,至乌江,汉兵亦围。项王以无颜见江东父老而自刭。楚灭。

汉王降楚之鲁,以鲁公号葬项王,尽平楚地。还至定陶,驰入齐王营,夺韩信军。

诸侯及将相共请汉王即皇帝位。以齐王韩信习惯楚国风俗,徙为楚王。

12、兔死狗烹

韩信终是感恩之人。被封楚王,到了楚国,安排人找到曾经送食物的漂母,赏赐以千金。

召来下乡南昌亭长,赐百钱,道:“公,小人也,为德不终。”

召侮辱自己承胯下之辱的少年屠户,以为楚中尉,告诸将说:“这是个壮士。当时侮辱我之时,我难道不能杀了他吗?杀之无名,所以忍忍才成就今日。”

项王将钟离昧素与韩信关系好,项王死后,逃归韩信。汉王怨恨钟离昧,闻其在楚,诏楚逮捕,韩信迟迟不办。韩信刚到楚任王,下乡走县,陈兵出入。汉六年,人有上书告楚王韩信谋反。高帝以陈平计,巡狩云梦会诸侯,发使告诸侯。实际图韩信,韩信不知。高祖至楚,韩信欲发兵反,自度无罪,欲谒见皇上,又恐被制。有人劝韩信道:“斩钟离昧而谒见,皇上必喜,无患。”韩信请钟离昧商量,钟离昧道:“汉所以不击取楚,以钟离昧在您这。若捕我以媚汉,我今日死,您亦随手亡。公非长者!”乃自刭。韩信持其手,谒见高祖于陈。高祖令武士绑了韩信,载在后车。韩信道:“果如人言,狡兔死,良狗烹,高鸟尽,良弓藏,敌国灭,谋臣亡。天下已定,我固当烹!”高祖道:“人告公反。”械至洛阳,高祖赦免韩信,以为淮阴侯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