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王游戏

他择木而栖,刘邦慧眼识珠,为兴汉立国建立了丰功伟绩

导语:萧何、韩信和张良被称为楚汉三杰,他们有的善于安抚治理,有的善于攻城拔寨,有的善于运筹帷幄。陈平作为一个连姑娘都讨不到的穷小子,后来竟成为汉朝的开国功臣,封侯拜相,为兴朝立国做出了不亚于初汉三杰的贡献,善终而至。让我们一起去看看陈平到底有什么本领和绝技,在汉朝享受如此高的待遇。

戬除项羽羽翼,迫使范增下课,犹如是自己如虎添翼

范增是中国古代的一位著名谋士,他的远见卓识、聪明才智、政治洞察力、军事才华为世人所称道,是项羽秦末战争中的主要谋士,项羽尊为"亚父"。在范增的辅佐下,项羽在战事上一往无敌,赢得了巨鹿之战,大伤秦军主力,挫伤了秦军元气。就这样一位谋略大家为什么最终会弃项而别、辞官还乡、抱憾离世呢?这还得从陈平说起:

话说汉三年(前204年),项羽围困在荥阳并发动反攻,汉军外援和粮草及其缺乏,形势非常危急,刘邦十分忧虑。刘邦问计于陈平,陈平给刘邦不紧不慢地分析了项羽:"项王每至赏赐功臣,吝啬爵位和封邑,因此,士人便不依附于他。"刘邦现在焦虑的是没有良策,你在这里四平八稳地分析项羽,惹得刘邦心急火燎。陈平见火候已到,给刘邦说"现今有几个可以乱楚的人,那就是项羽的骨?范增、钟离昧、龙且、周殷等,大王如能拿出几万金,离间项羽君臣关系,使之上下猜疑,引发内乱。到那时,我军趁机反击,势必破楚。"刘邦感觉陈平说的很有道理,便慷慨付出4万金,交与陈平,让其自由支配。

陈平用重金收买楚军将士,并故意放出流言:"钟离昧等人身为楚王大将,功劳卓著,威名远播,却不能裂地封王,欲与汉军联合,共灭项氏,瓜分楚国。"项羽听到流言后,顿生疑心,遂派使臣探查真伪。陈平依计蒙骗使臣。使臣回去汇报时又添枝加叶一番,使项羽大疑范增。范增提议乘胜速取荥阳,项羽置之不理。范增见主公生疑,灰心泄气,便提出退回乡里。不料,项王十分薄情,也没有挽留,获准所求,范增更是伤心至极。范增就这样被陈平的计谋除掉。其后,大将周殷叛楚,钟离昧得不到重用,楚军战斗力严重受损,迅速走向了衰败。

那么,这个陈平到底是个什么人呢?

“陈平(-前178年),汉族,阳武户牖人(今河南原阳),西汉王朝的开国功臣之一,称之为陈丞相。”《史记》

陈平就是这样一位人。

秦二世二年(前208年),陈平在临济(今河南封丘东)投奔魏王咎,被任命为太仆,替魏王执掌乘舆和马政。之后,陈平献策于魏王咎,不仅未必采纳,反而遭人谗毁,受到疑忌。他看到魏王咎心胸狭窄,难成大事,便毅然出走,另谋高就。第二年,项羽率兵准备在北渡黄河反击秦军,陈平慕名投奔项羽,参加了巨鹿之战,并随项羽破秦入关。在后来的工作中,陈平认为项羽缺乏知人善任,在这里很难发挥作用,且项羽动辄迁怒于他。陈平遂封金挂印,仗剑而逃,再去寻求施展抱负的道路。

陈平久闻汉王刘邦知人善任,便于汉二年三月到修武降汉,经汉将魏无知推荐,当天面见刘邦。两人纵论楚汉形势,十分投缘,刘邦非常高兴,擢升陈平为都尉和参乘,并让他监护三军将校。后陈平又给刘邦分析了楚汉各自的优势和劣势,感动了刘邦,又擢升陈平为护军中尉,专门监督诸将。

陈平之所以敢于用重金使用离间之计,主要是对项王的脉把的准,利用项王生性猜忌信谗和将士嗜利的特点,打开了项羽的缺口。

瞒天过海乔妆诱敌,金蝉脱壳以解荥阳之困

汉三年五月,陈平见项羽逐退谋臣范增,在项羽缓于攻城之时,及时又给刘邦献策,抓住这个机会,赶快从荥阳突围。陈平先放出信息,说汉王粮尽援绝,拟开城投降。一是派将军纪信冒充汉王,准备诈降;二是选了二千女子,使之身披铠甲,手执旌旗,待命出发。一切准备就绪后,便乘夜色让纪信和二千女兵从荥阳东门出发。一听说汉王出降,立刻传为天大新闻;再加上有许多巾帼女子身着戎装,扭捏作态,更是见所未见。楚军一时为好奇心驱使,竟然争先恐后地涌向东门围观。刘邦和陈平趁西门敌兵空虚,立即开城连夜逃向关中,以解荥阳之困。

稳定阵脚联齐灭楚,一着妙计结束楚汉相争,扫除了道路上的障碍

汉四年(前203年)十一月,汉军大将韩信平定齐国,有些沾沾自喜,骄傲自大,他遣使报汉王,欲自立为假(代理)齐王。这时,刘邦率军广武,与项羽处于胶着状态。刘邦心情本来就不爽,一听韩信要立齐王,大发雷霆,当着韩信使者的面不暇思索道:"我久困于广武,盼望着你来助我,你却要自立为假王!"刚说到这里,忽觉有人用脚提醒了他一下,刘邦便连忙住口。此时,张良、陈平正在刘邦身边。张良、陈平深知韩信文武高强,手握重兵,远在齐国,刘邦要强行阻止他称王,根本就是力不从心。倘若处理不当,一旦演变为兵变,韩信独立于齐,汉军便是又多树一敌,天下成败之事更难逆料。张、陈两人心同此念,不约而同地各自用脚尖蹑了刘邦一下。刘邦很有急智,马上说道"大将军既定诸侯,功劳突出,做就做个真王!"遂封韩信为齐王,安抚好韩信这支十分重要的力量,避免了汉军的裂变。

汉四年八月,刘邦为了被楚军虏去的家眷,不得不与楚王息战言和。当时项羽正腹背受敌,自然乐意签署和议。于是,楚、汉划鸿沟为界,其西归汉,其东归楚。同年九月,项羽率师东归,陈平、张良敏锐的意识到,项羽已到捉襟见肘的地步,因此同谏汉王道:"汉已据有天下大半,而诸侯皆诚心依附。楚军兵疲食尽,此正是上天亡楚之时,不如乘机而取之。倘若释而不击,即所谓'养虎自遗患'。"

刘邦见左辅、右弼均持此议,立即发兵尾追项羽。至汉五年(前202年)十二月,刘邦与韩信、彭越等路联军在垓下合围楚军,打败项羽,迫其退至乌江自刎。至此,结束了将近四年的楚汉战争。

擒缚大将韩信,解除内部之忧,维护了王朝的统一安定

刘邦在同大敌项羽酣斗的同时,一直关注着内部异己势力的发展,尤其对智勇兼备的大将韩信更是百般钳制,多次采用机诈手段,削夺他的兵权。

汉五年十二月,刘邦消灭项羽之后,旋即筹划消灭异姓诸侯王。他选择的第一个打击目标,便是最疏远、又最有实力和号召力的齐王韩信,改封韩信为楚王,将他调离军力、物力均十分雄厚的三齐。

汉五年二月(前202年),刘邦在山东定陶汜水(今山东曹县北)即帝位,定国号为汉,史称汉高祖。几个月后,即汉六年(前201年)冬,便有人上书告发楚王韩信谋反。刘邦向诸将征询应敌方略。一些鲁莽的武士七嘴八舌地说:"速发兵活埋这小子!"刘邦自知并非善策,默然不应。此时,张良已借口有病功成身退,刘邦最看重的谋臣首推陈平,自然要向他请教。

作为一个思想深邃的谋略家,往往对内部政争如临如履。陈平先是辞谢不答,待刘邦问之再三,他才说出了自己的想法:

陈平反问道:"告发韩信谋反一事,外人知道否?"刘邦说"没有人知道。"陈平又问:"那韩信自己知道吗?"刘邦答:"也不知道。"陈平沉思片刻,又问道:"陛下之兵是否精于楚兵?"刘邦答道:"难以超过他。"再问:"在战场上,陛下之将谁能敌过韩信?"回答:"无人能敌。"陈平说道:"兵不如楚精,将难敌韩信,要举兵强取,必然是开启战端,我很为陛下担忧。"(《史记》)

刘邦急不可耐,一再求问万全之策。陈平说道:

"古时,天子巡守四方时,常常会见各地诸侯。南方有一云梦泽,陛下何不巡守此地,会诸侯于陈地。云梦泽地处陈地和楚地之间,陈是楚地西界,韩信必然到此迎贺。那时,陛下如果要擒韩信,只需一个力士足以成功。"(《史记》)

刘邦依计,果然一举擒缚韩信。韩信后被贬之为淮阴侯,避免了一起祸起萧墙,消除了再度分裂割据的祸根,维护了汉朝的稳定。

机智白登解围,冷静化解危机,形势转危为安

汉六年(前201年)秋,韩王信叛汉,与匈奴冒顿单于勾结攻略太原。 汉七年(前200年)冬,刘邦率二十余万大军征讨韩王信。刘邦率兵北至平城(今山西大同市东北)后,被冒顿四十万精骑包围于白登山。汉军被困七日七夜,粮尽援绝。在十分危急的形势下,陈平命画工绘一绝色女子图像,送给匈奴阏氏(相当于汉之王后),并声称:"汉皇帝危急,欲献此女媾和。"阏氏见画中女子年轻美貌,生怕她日后专宠后官。阏氏顿起嫉妒之意,忙对冒顿单于劝道:"汉、匈两主不应相迫太甚,如今即使夺得汉人土地,也难长住下去。况且,汉帝有神灵保护,务请单于留心!"冒顿单于思前想后,终于解围一角。此时,正巧遇上大雾天气,远近敌我难分。陈平命令汉军各备强弓,上搭双箭,外向环形而立,一旦遇敌,万箭齐发。如此,一队队循序从外围之处撤了出来。陈平用秘计通融匈奴阏氏,得以脱围而出。

汉高祖十二年(前195年)二月,又起内忧,燕王卢绾企图谋反。刘邦派樊哙率军前去平叛的过程中,有人就在刘邦面前谈论樊哙过恶。刘邦闻言愤怒道:"樊哙见我病重,想来是盼我快死!"他思前想后,决意临阵换将,只是担心樊哙手操军权,或出意外。后来采用陈平的计策:以陈平名义前往樊哙军中传诏,大将周勃秘密一同前行,待驰至樊哙军中宣旨时,缉拿樊哙立斩,周勃夺印代将。

陈平、周勃遵命持旨出发,途中二人边走边细心探讨。陈平说:"樊哙是帝之故交,功高望重,又是吕后的妹夫,即亲且贵。帝因一时动怒,便要杀之,一旦心情平静,或许反悔;如果吕后、吕?从旁再说三道四,你我二人吃不了就得兜着走。我们不如先捉拿樊哙,送到朝廷,交予皇上,或杀或免,听凭皇上自己处置。"周勃非常赞同陈平的建议,便依议而行。

离樊哙军前不远,陈平一方面命人筑起台子,作为传旨之用;另一方面派人持皇帝的凭证去召樊哙。樊哙只是知道文官陈平前来,不会有什么麻烦,只当是平常传达敕令,并无过多思考,就独自前来接诏。不料,台后蓦然出现武将周勃,还没有等樊哙反应过来,就被周勃拿下。周勃立即赶到中军大帐,宣旨代将。樊哙则由陈平一行押解,返回京师长安。

陈平行至中途,获悉刘邦突然病故。他想到朝中政事肯定由吕后主持,问斩樊哙之事就更加复杂。幸亏来了个缓兵之计,未斩樊哙,还好向吕后交待。即使这样,陈平也怕夜长梦多,务必在朝中治丧的期间,将事情说清讲明,剖白干净,否则,吕后知道后还不知道如何处置。想到这里,他让囚车照常行驶,自己则抢先策马驰往长安。

陈平在返回长安路上,就遇见使者传诏,命他和灌婴一同去荥阳屯戍。陈平思前想后,想到樊哙之事未及说明,再远离朝堂,怎不忧谗畏讥!于是,他心生一计,立刻跌跌撞撞地跑入宫中,跪倒在汉高祖棂前,且哭且诉:先帝命我就地斩决樊哙,事关重大,我未敢轻处,现已将樊哙解押回京。这些话分明是说给活人听,是向吕后表态。吕后、吕?得知樊哙未死,立即放下心来。吕后见陈平涕泪横流,忠君情深,溢于言表,顿生哀怜之心。吕后说:"卿且节哀,外出就职罢了!"陈平自度一介文臣,身处它地,能有多大作为?他便再三请求留在京师,宿卫宫廷。吕后推辞不过,便任命他为郎中令,并负责教诲、辅佐新即位的汉惠帝。不久,樊哙解至长安,立即赦免,官爵如旧。

结束语: 陈平两次出逃,三次择主而仕,最后投奔到刘邦麾下,在跌宕起伏的人生道路上,他用自己的智慧,披荆斩刺,拨乱济时,忠于汉室,为刘邦的兴起建立了不可多得的丰功伟绩。在那个社会动荡、时局不安的年代,文臣武将或死于战乱,或死于内斗,善终者不多,功成名就者为数更少。陈平以自己极高的情商保全了自己,在乱世当中是不多见的,也是难能可贵,这应归因于他策略超人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